鲁豫有约:叶永青,后曝抄袭30年!张晓刚入不了全国美展

原标题:鲁豫有约:叶永青,后曝抄袭30年!张晓刚入不了全国美展鲁豫有约专访当代艺术家叶永青和张晓刚,叶永青后来爆出疯狂抄袭30年。张晓刚说当年无论如何都入选不了... ...

原标题:鲁豫有约:叶永青,后曝抄袭30年!张晓刚入不了全国美展

鲁豫有约专访当代艺术家叶永青和张晓刚,叶永青后来爆出疯狂抄袭30年。张晓刚说当年无论如何都入选不了全国美展,当年的落选作品,后来卖出几千万。

艺术的标准究竟是什么?全国美展的入选水平和标准确实非常之高。但是,全国美展代表古典美术,当代艺术和代表现代美术,古典审美和现代审美的标准确实存在有冲突和矛盾之处。

叶永青疯狂抄袭30年曝光之后,当代艺术堕入低谷,当代艺术来源于抄袭成为学术界的主流观点,当代艺术垃圾论也成为了主流。

郭庆祥:当代艺术是垃圾

郭庆祥直言不讳地批评中国当代美术大多都是垃圾,郭庆祥说:不是我一个人说当代艺术是垃圾,国内有许多藏家都是这样认为。国外有此认同的也很多,如特纳奖得主、英国当代陶艺家格雷森·佩里也宣称了‘大部分当代艺术都是垃圾。

当年张晓刚的作品突然在美国拍场上拍得离谱高价时,全场老外一直在摇头,为什么?不认同呗!鄙视那些幕后的投机炒作者!

一些画家作品有一段时期被炒作成天价,之后又经历了过山车般的滑落。许多作品还抄袭了一些西方艺术家的表现手法,实际上显得很无耻。

郭庆祥接触了许多当代美术作品,然而大多数作品都让他摇头叹息,他说,“当代艺术把批判这种观念直接说成是艺术,并把同一种观念翻来覆去复制在成批的作品中,我不得不说这些都是伪艺术,是垃圾。

当代很多著名的美术作品都有做无意义重复的迹象,比如岳敏君的笑脸,在刚开始,或许有他的艺术家价值和新意,然而到了后来便沦为迎合市场的工具。

文章来源自网络

(右为叶永青作品,左为克里斯蒂安·希尔文作品)

Jed Perl:当代艺术侮辱人生,也侮辱艺术

《The New Republic(新共和)》杂志发表了批评家杰德·珀尔(Jed Perl)抨击当代艺术山寨的报道。

文中也提及许多山寨当代艺术是对西方现当代艺术的低劣剽窃和抄袭,并列出了相应艺术家、低劣剽窃者的名单。

我研究的这个收藏的目录:《继续革命:来自中国的新艺术》。我非常肯定这时我有生以来看到的最山寨的艺术书籍。

张晓刚的机器人的最显著的标志是僵尸的眼睛,像面具和僵死的表情。穿着1960年代流行的制服。对年龄大的人,张晓刚的肖像立即唤起我们对雷尼·马格里特(Rene Magritte 1898~1967)画作的回忆,那是对现代艺术大师马格里特的模仿。

对于那些熟悉过去二三十年艺术发展的人,山寨当代艺术似曾相识,几乎都是模仿。

展望用不锈钢做秀石,模仿杰夫·昆斯(Jeff Koons) 与舍利·莱文(Sherrie Levine)的用意想不到的材料作物品。

张晓涛,张桓的综合材料,蔡国强的作品中可找到大量安塞姆·基弗(Anselm Kiefer)的影子。

张大力的从屋顶悬挂的人物,像布鲁斯·纽曼(Bruce Newman)的作品。

杨少斌的作品里很明显有玛尔琳·杜玛斯(Marlene Dumas)的模棱两可般恶梦。

张桓的黑白照片如格哈德·里希特(Gerhard Richter)。

石心宁把马克·坦希(Mark Tansey)整成中国版。

蔡国强和张桓的多媒体则是马修·巴尼(Matthew Barney)搞过的东西。

安迪·沃霍尔(Andy Warhol)也被王广义等山寨艺术家曲解成“政治艺术”,在王广义的《大批判:可口可乐系列》中,扭曲了波普艺术。

岳敏君是滑稽漫画的代表人物,岳敏君画了他自己的笑脸的卡通片,就如滑稽时政讽刺漫画。不管岳敏君怎么整,他的画儿也难以超出滑稽的时政讽刺漫画。

这批山寨艺术家不但侮辱了艺术,也侮辱了人生。我们所见到的,是一场轰轰烈烈的山寨广告和模仿宣传。

文:杰德·珀尔(Jed Perl)

广告 330*360
广告 330*360
Copyright © 2002-2017 怒江资讯网 版权所有
意见反馈